媒體:賈躍亭FF股權受讓人或為24歲的前樂視美國女雇員
2020-02-19

法拉第未來(下稱“FF”)與恒大健康的糾紛仍在發酵中。追根溯源,今年7月份,在FF提出進一步的資金要求時,為了解除賈躍亭作為“失信被執行人”給FF中國帶來的不良影響,恒大健康提出讓“賈躍亭要與FF中國之間保持一定距離”。在此前提下,賈躍亭按照約定在7月份完成了轉讓股權、辭職等一系列動作后,恒大健康卻沒有在7月31日前向FF支付3億美元投資,成為了引發雙方沖突的導火索。

恒大健康方面表示,在賈躍亭辭去Smart King和FF相關公司所有董事和副董事長之后,仍有可能作為“影子董事”或“事實董事”,因此并未達到合約付款條件。而FF則指責恒大單方面違約,企圖以“現金饑餓”的手段把公司逼到破產的邊緣,以奪取FF控制權和核心知識產權。

事實上,恒大健康的懷疑并非空穴來風。網易清流工作室獲得的一份Smart King(恒大健康與FF的合資公司)向香港國際仲裁中心申請緊急救濟仲裁的《仲裁決定書》(《Award Of Emergency Arbitrator》)提到,賈躍亭相關股份的受讓人是一位名為“Lian Bossert”的女性?!吨俨脹Q定書》并未詳細披露此人的身份背景,只提到此人是“賈躍亭的一位朋友”。

但根據網易清流工作室的獨家調查,Lian Bossert實際上或是賈躍亭美國業務代理人鄧超英(Chaoying Deng)的女兒,并且這位受讓了賈躍亭FF股權的“新股東”,年僅24歲,且曾是樂視美國(LeEco US)的雇員。

FF神秘女股東浮出水面曾受雇樂視美國

今年7月份,恒大健康此前向FF輸送的8億美元“彈藥”早于先前預期用完。FF提出,如想在2018年12月底前開啟FF91的量產計劃,該公司在2018年8月至2018年12月之間,仍有資金缺口約6.63億美元。于是,賈躍亭與恒大健康控下的時穎等各方達成《修改補充協議》(《Amendment and Consent》),恒大健康承諾提前向FF支付5億美元,付款條件之一是賈躍亭“不再是FF控股公司的實際控制人”。

7月26日,賈躍亭按照簽署協議的要求正式辭去在Smart King、FF,以及旗下所有子公司的董事職位,僅留任CEO,后將自己價值14.8億美元的FF股份,轉讓到Lian Bossert名下?!吨俨脹Q定書》中提到,FF方面認為,此人是經過時穎認可的第三方,7月28日,Lian Bossert簽署了由時穎提供并接收的契據。

但到了7月31日,恒大健康第一批3億美元資金卻沒有如期到賬?!吨俨脹Q定書》顯示,恒大健康的顧問律所Baker McKenzie向Smart King的顧問律所Sidley Austin LLP解釋,賈躍亭與FF股份受讓人Lian Bossert的財務情況和資金來源均不清晰,這讓恒大健康懷疑,賈躍亭的轉股并未真正完成,他依舊是FF相關公司的實際控制人。

此前,網易清流工作室曾獨家報道,圍繞著FF在全球范圍內的注冊信息,網易清流工作室發現了19家與之相關聯的公司。在這些經營范圍圍繞新能源汽車開發、制造和銷售的19家FF系公司中,一名叫做Chaoying Deng的神秘人士頻繁出現。其中文名為“鄧超英”,她最初在19家公司的注冊文件里多被列為“秘書”,但2016年下半年以后,她開始在多家FF系公司擔任CEO職務。(詳見《清流|穿透FF全球版圖:賈躍亭委托神秘女造車》)

網易清流工作室調查的結果顯示,鄧超英畢業于夏威夷太平洋大學,對外自稱其于2014年4月便開始擔任FF公司行政副總裁。這一任職時間,甚至早于FF系中最早注冊公司的成立時間。

鄧超英的角色,更像是賈躍亭在美國業務的代理人。外媒“The verge”曾報道稱,整個2016年,由于賈躍亭和其他中國投資人向FF公司提供的資金逐漸枯竭,該公司的發展開始變成問題。賈躍亭不得不回國處理樂視債務問題,而暫時將日常財務交給鄧超英。其在財務上的職權甚至大于首席財務官。

多個證據顯示,就是這位神秘代理人,或是受讓賈躍亭股份的Lian Bossert的母親。

網易清流工作室通過檢索公開信息發現,Chaoying Deng與一位名為Philip Joseph Bossert的男性疑似為夫妻關系。根據美國夏威夷州《檀香山廣告商報》(The Honolulu Advertiser,現改名為《檀香山星廣報》(Honolulu Star-Advertiser))的早年報道,Philip Joseph Bossert是前夏威夷州商業經濟發展和旅游部的副主任,他的妻子來自中國,名為ChaoYing Bossert(根據歐美傳統風俗,結婚后女方改隨夫姓),7歲的女兒名字叫Lian,根據報道時間推算,Lian今年24歲。

網易清流工作室檢索到的一份Philip Joseph Bossert的履歷也顯示,1992年,Philip Joseph Bossert與ChaoYing Deng結婚,育有一個孩子,名為Lian Brittni(Brittni為中間名,根據歐美習慣,在很多場合中間名往往略去不寫,在一些公開信息中,Lian Bossert亦記錄為Lian B Bossert)。

FF系公司的鄧超英,與Philip Joseph Bossert的妻子是否為同一人?

這或許可以從Lian Bossert身上找到蛛絲馬跡。至少在今年2月份以前,網易清流工作室在職業社交平臺領英(LinkedIn)查詢并做截圖保存的信息顯示,Lian Bossert曾經于2016年6月至2017年6月期間在樂視美國(LeEco US)工作。公開資料顯示,樂視美國屬于LeEco Global,屬于樂視控股旗下非上市公司部門。

今年2月清流工作室截圖保存的Lian Bossert履歷

樂視早年曾于美國加利福尼亞州洛杉磯縣購買了一處房產,美國人員搜索網站Spokeo數據顯示,Lian B Bossert,ChaoYing Deng,Jiawei Wang均曾登記過住在這里,外媒認為Jiawei Wang正是賈躍亭的外甥王嘉偉。

Spokeo數據還顯示,Lian Bossert的親屬為Philip Joseph Bossert與ChaoYing Deng。

蹊蹺的是,“Lian Bossert”的履歷近期發生了變化,領英上,她在樂視美國的工作經歷已被刪除。不僅如此,此前曾記錄她這段履歷的其他信息網站鏈接亦被刪除。

雖然樂視履歷被刪除,但互聯網上仍留下了一些痕跡

新融資方撲朔迷離

與恒大健康鬧翻后,FF旋即走上了仲裁、訴訟、融資的自救道路。

在香港國際仲裁中心于10月25日做出初步裁定后,11月8月,Smart King向位于FF總部的美國加州法院提起訴訟,申請強制執行10月25日下發的《仲裁決定書》,并希望加州法院“下發其他或者進一步有助于Smart King的救助判決?!?/p>

11月12日,Smart King再次向香港國際仲裁中心提出緊急申請,要求剝奪恒大健康方面的資產抵押權。此前,恒大健康依據簽署的一系列《股權質押協議》、《資產抵押協議》、《知識產權質押協議》,完成了對FF旗下凈資產的司法保全。

11月14日,FF小股東們在洛杉磯高等法院提起了針對恒大健康的集體訴訟,指控恒大健康、夏海鈞和彭建軍企圖通過欺詐手段奪走FF控制權和核心知識產權,以保護小股東權益。分析認為,他們提起訴訟的目的是希望FF從恒大健康收回FF中國的資產、業務經營權和管理權。

日前,FF已經簽約美國投行Stifel作為融資顧問。36氪援引知情人士報道稱,在Stife的幫忙及推薦下,FF美國已經接待了4、5撥投資人前來調研、考察。FF美國高管表示,近期公司已經與來自美國、歐洲、中東的不同背景的多家投資方進行了接觸。

網易清流工作室向Stifel相關負責人詢問FF融資的進展和投資人的意向情況,得到的回復是,“在當前階段,我們沒有任何需要補充的信息,也不會發布任何評論以及接受采訪要求?!?/p>

但在FF進行融資的同時,市場上謠言四起,真假難辨。

10月25日,有媒體報道稱從消息人士處獲悉,FF創始人兼CEO賈躍亭正在接洽的新融資方包括紅杉資本中國基金和某中東基金。但到了第二天,這一消息立即反轉,紅杉資本中國基金向媒體表示,并沒有和賈躍亭接觸過。

11月10日,一家名為EVAIO(伊娃)的區塊鏈公司在推特上宣布已與賈躍亭方面進行了洽談,將通過STO(證券化通證)方式在3年內,投資9億美元(約合人民幣62億)。11月13日,EVAIO再次在推特上聲稱該公司CEO與FF的合作“有了突破性的聲明”。該公司CEO Patrick也發布了相關信息。不過,對此,FF方面卻稱未收到與該融資有關的消息。

近日,多家媒體更是盛傳,賈躍亭已經拿到了62億的融資。對此,FF內部人士向網易清流工作室否認了這一消息,“傳言滿天飛……我們確實在接觸全球的投資方,但是目前確實還沒有非常確切的信息?!?/p>

賈躍亭與他的FF將何去何從?網易清流工作室將持續保持關注。

内蒙古十一选五官网